高原卫士——记西藏军区某边防团“里孜戍边模范连”

西藏军区“里孜戍边模范连”官兵巡逻路上通过危险路段。王乾/摄

  喜马拉雅山脉北麓、雅鲁藏布江源头的马泉河畔,驻守着西藏军区最西端的连队“里孜戍边模范连”。这里距离拉萨884公里,驻地全年7级以上的大风刮不停,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地区的50%,连队官兵以青春和热血忠诚守护着边防线上的21个界桩和39个山口通道。

  不久前,“里孜戍边模范连”官兵以战备拉动的形式徒步拉练至营区附近的仲巴烈士陵园,指导员高军杰给官兵们讲述起连队先辈们的战斗故事。

  当年战场上的硝烟已经散去,但站在安静的烈士陵园里,看着一座座有名或无名的墓碑,听见路过车辆不时响起致敬的鸣笛声,似乎都在诉说着战斗并未远去。

  连队成立以来,出色完成了平叛剿匪、封边控边、维稳执勤、抗震救灾等重大任务,官兵们每年执行巡逻、潜伏任务百余次。近年来,先后有22名官兵长眠在雪域高原。倾听着先辈的英雄故事,去年入伍的列兵王浩翔说:“来到边防,就意味着随时准备战斗。”

  忠诚

  “里孜戍边模范连”营房矗立在辽阔的仲巴草原上,正值盛夏,极目远望却看不到一棵树。连队昆木加哨悬挂着这样一条横幅:“4.5公里——4500公里”。哨长土旦旺久解释说:“4.5公里是哨所距离边境的距离,4500公里则是昆木加与北京的距离。”

  “这里,离北京很远,离党却很近。”指导员高军杰说,驻守风雪高原,身体可以缺氧,精神不能缺钙。连队党支部始终把举旗铸魂放在第一位,注重加强理论武装,矢志锻造让党和人民放心的“高原卫士”。

  这里离繁华很远,离界碑很近。官兵的真情告白没有华丽的字眼,但他们的忠诚早已熔铸在一次次任务中。

  2015年春节,上士卢红超担任潜伏任务,在海拔5500多米的山口雪地一趴就是两小时,瞪大眼睛死死盯住通道,等完成任务,卢红超已成雪人,身上多处被冻伤。

  军医李向勇说,每次拿到体检报告,官兵们都不敢细看。肠胃病、心脏病、关节炎……随便拎一份出来都有问题。

  “里孜戍边模范连”驻地位于海拔4560米的日喀则市马泉河畔,过去,受条件限制,连队官兵只能喝由雪水、雨水、河水汇聚而成的井水,水中氟、砷等矿物质含量超标,味道苦咸,长期饮用“苦水”,老兵们普遍患有牙齿掉落、脱发等病症。

  近年来,西藏军区大力提升边防建设质量,连队建成了新营区。施工队施工时还采用我国一流的寒区打井技术,凿破冻土层,向下挖了215米,终于掘到深泉。砌上保温砖、安装过滤网、铺设抽水管、装上净水器,困扰“里孜戍边模范连”官兵半个多世纪的“苦水”难题至此彻底得到解决。

  “里孜戍边模范连”驻地降雪期达6个月以上,自然条件恶劣,但每次巡逻任务,官兵们都抢着去。列兵王超新兵下连就申请执行巡逻任务,经历的海拔高度短时间内从3800米到5000多米,高原反应袭来令人头痛欲裂。班长让他原地休息,但王超却说“巡逻不到点,就是当逃兵”,咬牙追上队伍继续执行巡逻任务。

  2019年国庆,“里孜戍边模范连”官兵按计划执行节日战备巡逻任务。巡逻车在茫茫无人区中穿行,经过一段戈壁路段时,车辆意外陷入泥沼,大家多次尝试将巡逻车拉出,却都无济于事。此时的无人区内天寒地冻、雪花飞舞,天色暗下来以后,远处还不时传来狼嚎的声音。

  大家守在车里等待救援,官兵们轮番讲笑话御寒,回忆先辈的战斗故事鼓舞士气,整整坚守21小时。获救后,官兵们乘车继续踏上巡逻路。

  2008年连队奉命执行边境封控任务,官兵们顶风冒雪,克服恶劣环境在雪地中长时间潜伏,共抓获越境偷渡分子7名,荣立集体一等功。

  精武

  “里孜戍边模范连”所属的昆木加哨所,屹立于海拔4960米的茫茫荒原,“昆木加”藏语的意思为“鲜花盛开的天堂”。但是来到哨所就会发现,这里很难看到鲜花,官兵们开玩笑说,昆木加哨所只有两个季节:冬季,或者大约在冬季。一到冬天,哨所驻地就“只剩两种颜色”:黑色的大山和白色的雪。

  “高地方、苦地方,建功立业的好地方。”长期扎根边疆,“里孜戍边模范连”官兵苦中有乐,积极向上,把苦寒寂寞的生活过成了“阳光灿烂的日子”。

  连队营房建成之初,“万里无云,十里无树”,和野外并无太大差别。战士孙义勇望着满目荒凉,发誓要打破纪录,在海拔4560米的营区内种活树。

  然而这里冻土层深,寒冷干燥,种下的树苗死了一批又一批。孙义勇不信邪,给树苗穿上“保暖衣”,戴上“防寒帽”,不断改良土壤,更换树苗品种,3年后,终于看到一棵沙棘树在寒风中吐露嫩芽。

  如今,在一茬茬官兵的努力下,连队营区的树苗已经达到了1∶3的存活率。就像这生命力顽强的沙棘树一样,年轻的战士们扎根在祖国西南边陲,践行着“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的誓言。

  今年年初,连队官兵在对比新旧地图时发现,以前巡逻的一个山口定位出现偏差。冰雪还未消融,指导员高军杰就带队踏上了巡逻路。

  上士佘迅一马当先前方探路,一脚深一脚浅30多公里走下来,全新的作战靴成了一次性用品,脱掉鞋和袜子,脚底的一个血泡足有半个脚掌大小。下士蒙伦涛负责背负电台保障通信,途中不小心把防寒靴踢破裂口,脚很快失去了知觉,他依然坚持完成任务,回到连队才发现右脚小拇趾趾甲已经不见踪影。

  历尽艰险,巡逻分队终于确定某山口的准确位置。大家找到一块巨石,首次写下“中国”二字,并展开国旗,庄严宣示主权。

  昆木加哨所是连队最艰苦的点位。“格斗准备,杀!”迎着破晓晨光,哨所官兵就开始了训练。哨长土旦旺久说,戍边人从不将成败交给运气,只相信边关有我无敌。

  令人望而生畏的“生命禁区”成了官兵练兵备战的强军高地。翻看哨所的训练周表,武装越野、生存训练等在高原建议控制的剧烈运动项目赫然在列。官兵们敢为人先、不甘落后,一次次刷新人们对极限的认知。

  2019年6月,哨所传来喜讯:下士齐贞明参加上级军事比武,打破3000米越野纪录,被称为寒哨“飞毛腿”。

  有人请教训练“秘笈”,齐贞明来到哨楼前,指着狭窄陡峭的阶梯说:“26级台阶,蛙跳上楼,快步下楼,早中晚3次,每次4组,雷打不动!”

  上下26级台阶看似简单,可在海拔4900米、含氧量不到平原地区一半的昆木加,完成哨所标准实属不易。

  “只有豁出去、敢拼命,才能把兵练到极致,锻造合格的边防卫士。”连队指导员高军杰说。

  豁出去、敢拼命,正是连队官兵的制胜密码。边防营教导员王勇介绍说,因为训练扎实,连队的枪磨损比较严重,每年都要上级派人维护;别的单位新式弹袋下发几年才换,连队官兵却是一年一换,作战靴、迷彩服、战术手套等每年都要两套。

  近年来,连队先后有16名士官达到“四会”教练员标准,2人被评为训练标兵,3名战士因军事素质过硬提干。此外,体能训练10法、“间歇跑步”“呼吸调节”“洗脸憋气”等针对高原气候特点的训练方法在全团得到推广。

  扶贫

  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高原群众的疾苦,官兵感同身受。驻守西藏以来,连队一代代官兵始终以促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为己任,积极当好党在藏区的“代言人”。

  2006年2月,暴雪猛烈袭击了日喀则市仲巴县,防区内的吉拉、帕羊、偏吉等5个乡镇连降大雪,500多名藏族牧民被大雪围困,两万多头牛羊面临冻饿而死的威胁。

  连队所属昆木加哨所官兵组成“抗雪救灾突击队”,把受灾群众一一接到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为他们煮姜汤驱寒、生火做饭、安排住处。经过28天艰苦战斗,救助被困群众200多人,找回走失的牛羊3000多头,用实际行动换来驻地藏族群众“金珠玛米呀咕嘟”的美誉。

  近年来,连队官兵又奋战在精准扶贫一线,统筹打好强边与兴边“组合拳”。

  距离连队驻地不远的达务村,村民任庆一家五口生活常年靠国家帮扶和村里救济。“给钱给物不如谋条出路。”连队考察调研后,决定帮助任庆发展牧羊产业,很快50只适应高寒环境的优质山羊送到了任庆手中。

  “高原牧羊,这可是个技术活。”连队官兵帮助任庆修建了防寒保暖的羊圈,还联系县里技术人员上门讲解养羊技术。同时,利用自身熟悉边防的实际,帮助任庆规划放牧路线,选择水草丰美的地方牧羊。

  如今,任庆成了村里的放牧能手,还练就了逐草而牧、识天听风的绝活,自家的羊儿长得膘肥体壮,仅养羊一项年收入就达两万多元。

  在距离驻地不远的仲巴县杰村,村民次旺普尺正在田间抓紧作业,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前的耕牛变成了农用拖拉机。

  “解放军送来的拖拉机,顶得上过去10头耕牛!”次旺普尺笑着说。2018年,连队为普尺一家购买了这台拖拉机,极大缓解了他家劳动力不足的困难。

  嘎嘎生活在雪域高原一个仅有30多户人家的藏族村落。村子不大,距离“里孜戍边模范连”驻地很近。嘎嘎是村里建档立卡的重点贫困户,因为视力二级残疾,家里的草场没人放牧,能做的工作又少,只能靠政府每年发放的7000多元补助拉扯7岁的儿子嘎玛顿珠生活。

  了解到嘎嘎一家的情况,连队官兵定期为她和孩子送去生活用品、药品,官兵们还帮助嘎嘎参加培训持证上岗,成为村养羊合作社员工,每月收入700余元;家里的50只羊赶进养羊合作社,每年能分到差不多1万元的红利,极大改善了嘎嘎家的生活。

  “现在有钱了,我的愿望就是把阿妈的眼睛治好。如果有机会,我长大后也要参加解放军。金珠玛米呀咕嘟!”嘎玛顿珠举起小手,学着解放军叔叔的样子给连队官兵敬了一个军礼。(晏良)

文章标题: 高原卫士——记西藏军区某边防团“里孜戍边模范连”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