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30年风雨,作为资本市场主要力量之一的证券公司正在加速“变形”:对内,再造管理、运营模式;对外,财富管理渠道转向“数字化生存”。

  中国资本市场已迎来而立之年,证券行业纷纷加码金融科技,力图以科技引领发展,以变革照亮未来。这个行业,正在发生历史性的肌理重构。

  “一增一减”折射券业战略调整

  较高的人力成本、偏低的效率,对券商来说,传统依靠线下分支机构的获客模式正遭淘汰。多家头部券商数据显示,目前这些公司线下营业部开户数占总开户数不足一成。据不完全统计,上半年,全行业共有5家公司获批新设分支机构35家,约8家公司撤销31家分支机构。

  在发力金融科技、做精做细线上业务战略上,头部券商不谋而合。银河证券、华泰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光大证券等头部券商近两年在布局金融科技方面已率先“落子”。

  以银河证券为例,自2016年年底开始,公司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建设已初见成效,金融科技变革覆盖营销、交易、客户服务、风控、投顾等多条业务条线。以营销为例,公司着力构建数据驱动的客户全生命周期智能营销体系,理财产品推荐、基金推荐、交叉推荐等智能营销服务助力产品精准投放。2019年实现理财产品智能销售390.85亿元,累计服务客户6600万人次。

  银河证券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客户交易体验方面,公司个性化的金融科技产品极大地丰富了投资者研究和交易的辅助手段:不仅增加了筹码分布、多空信号、异动直播、投资图谱、个股诊断等智能资讯,还在买入、卖出及策略构建方面提供定价买入卖出、回本提醒、回本卖出、日内交易助手等智能交易服务。

  3月,银河证券获证监会批准,成为首批试点开展基金投资顾问业务的券商之一。结合金融科技发展趋势,公司自主设计并开发该业务线上系统原型,目前已投入应用,对100家营业部进行开放。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发展迅速,很多业务足不出户,在手机和电脑上就能完成。这倒逼券商改变传统依托营业部获客的策略,发展金融科技的动力很足。”业内人士表示,尤其是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很多券商营业部基本业务都转到线上操作。

  金融科技发展定位愈发精准

  今年以来,头部券商在金融科技方面的发展路径主要体现出以下趋势:发展定位更加清晰,数字化转型方向愈发明确;从组织架构上予以确认和重视。例如,光大证券、国泰君安证券纷纷将传统的互联网金融部、网络金融部更名为数字金融部。

  从名称变更可以看出,一方面,券商承认了本轮金融科技创新不同以往,宽泛的“互联网金融”“网络金融”等名称已无法准确定义券商金融科技发展的内涵和前沿;另一方面,如果说过去两年多数券商主要停留在思考和口号的层面,那么,今年以来各大券商争先恐后的变革动作,无不透露出行业在发展金融科技方面刻不容缓的氛围。

  华泰证券在2019年成立数字化运营部,宣布全面数字化转型,成为业内首家正式提出数字化转型的券商。今年以来,数字化转型已成为头部券商共识,其中银河证券的数字化转型更高调。根据银河证券最新五年规划,公司将金融科技应用上升到战略层面,“智能银河”更是成为12个子规划中重要一员。今年,银河证券在原互联网金融部门基础上设立数字金融中心,延揽拥有20多年证券IT从业经验的华阳担任负责人,金融科技业务框架正步步做实。

  2019年,银河证券制订了《智能银河建设发展战略规划》,战略定位为:建设与“打造航母券商、建设现代投行”公司战略目标定位相适应的金融科技体系,支持公司财富管理、投融资、国际业务等各项业务发展,坚持金融科技驱动,使金融科技成为公司提升创新服务和竞争力重要手段之一。

  银河证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战略转型主要是通过金融科技运用,推进银河证券数字化、互联网化、自动化与智能化建设,持续不断地将最新的产业化科技融合到服务方式、工作方式和运作方式中,使科技成为推动组织变革、业务变革、管理变革、服务变革、协同变革、风控变革重要驱动力。其路径是:以前端客户服务平台(固定终端和移动App)+五大中台(客户、产品、交易、数据、服务)+后台集中运营管理平台(运营中心)一体化智能服务体系为中心,具体目标包括以下方面:建立客户全景化、业务一体化、管理指标化的数字化体系;提供建立覆盖母子公司的业务、合规、风险、管理等体制机制的技术基础,构建集团化“智能银河”体系;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全渠道服务;以客户需求为中心,立足于“五个打通”,打通业务条线、场内场外、境内境外、本币外币、机构个人,连通全球主流交易所,覆盖境内境外各类货币、固定收益、大宗商品、权益等投资市场,提供代客交易、做市交易、对手交易和自营交易等多种交易模式,建设全球统一智能交易中心;实现“随时、随地、随人、随需”以及“客户在线、员工在线、产品在线、服务在线、管理在线”的全新体验。

  寻求数字赋能 打造“智能生态”

  IT如何真正与证券业务紧密结合?数字化的券商将走向何方?

  上海一家券商IT部门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目前各券商发展金融科技,比拼的无非是两点:一是速度;二是差异化。对定位重合较多、业务同质化较明显的公司来说,谁金融科技发展速度快,谁就能胜出。如果做差异化,就需更多投入和功力。

  华鑫证券总裁陈海东曾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证券行业发展近30年历程看,金融科技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并不断升级。“我们金融科技1.0的阶段可以理解为是电子化交易,银行转账的阶段。2.0的阶段是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科技驱动业务的阶段,现在我们已进入3.0的阶段。”在陈海东看来,3.0阶段券商金融科技的发展会更差异化,需券商根据自己客户的需求自主开发核心系统。

  随着金融科技业务发展,各家券商提出不同研究角度课题,少数公司推出面向市场的终端产品。

  从后台运维角度看,中山证券信息技术部有关负责人表示:“2015年之前,券商技术运维工作,同质化现象明显,各家券商运维深度与广度差距不大。自2015年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运维领域引入,以及自2010年以来各家券商大力组建开发队伍,到2015年开发成效逐步显现,范围不断扩大,人员不断增加,迭代速度加快,导致券商间运维要求各不相同。头部券商运维朝着动态化方向狂奔,与中小券商的分化明显扩大。”

  银河证券对融合金融科技与券商业务发展的思路或许已揭开证券业数字化转型的冰山一角。据该公司负责人介绍,银河证券将从五方面把金融科技融合进公司业务中。

  一是利用金融科技重塑公司IT架构体系。采用分布式技术构建一个统一的技术架构体系解决信息孤岛问题,整合已有企业资源,使分布部署的各系统协同工作,形成一个有机体。

  二是利用区块链技术,打造可信态券商。以行业联盟链方式加速投行底稿电子化进程。借助区块链技术在保障数据有效性、一致性、保密性和信息来源可靠性上的优势,提升证券数据信息获取能力,确保数据可信性。利用区块链分布式账本技术,大幅提高券商在清算结算、经纪业务、风险管理、客户服务等方面的信息处理能力,提升服务效率。优化复杂流程,避免信任风险。提高券商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设计、发行、交易的效率,破解资产证券化业务中的数据共享和校验的困境。

  三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打造智慧态券商。利用数字媒体、高清视频通讯技术和人机交互技术等智能化技术与设备,完善智慧券商建设的技术支撑,为客户带来“智能与智慧”的全新感受和体验。推进业务智能化、管理智能化、风控智能化系统建设,技术业务联动,推动智能化场景落地。建立金融科技服务生态圈,实现证券营业部网点智能升级。

  四是利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技术,打造轻型态券商。围绕客户行为,通过全面整合社交网络、舆论舆情、上下游业务场景,开展平台化经营,在PC客户端、移动App、微信等多渠道建立满足客户多种需求的服务平台,进一步扩张目标客户边界。从传统单一的物理证券营业部网点模式向多样化客户需求导入入口模式转变,线上与线下相结合,通过对客户信息与行为数据的收集,整合各渠道客户体验信息,多渠道为客户提供友好且直观的服务。构建立体化客户服务交付体系。以客户为中心,通过设计用户在移动化场景模式下的交付产品与流程,将合适的产品推送给合适的用户。

  五是利用新技术手段进行合规及风控管理,保障投资及资产安全。在合规管理方面,加强线上业务合规审查,保障客户投资及资产安全。在风险控制管理方面,通过大数据分析与知识图谱等智能算法、全面精细的风控模型进一步提升业务安全性,应用大数据、机器学习等技术,推进券商风险管理平台建设,强调“定量分析”和“全面风险管理”,有效识别、管理和评估风险,最终形成公司级智能化全面风险管控体系。(徐昭 张利静)

文章标题: 证券业加速“变形” 金融科技重构行业肌理

By admin